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三江源“清洁工程”实现全覆盖 百万农牧民受益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杨子叶

原标题:【新股分析】上半年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高达99%,迈得医疗全靠赊账做买卖?

记者 | 赵阳戈

在经历多轮问询之后,迈得医疗虽然成功过会,但仍有许多问题值得关注。

界面新闻记者翻阅资料发现,迈得医疗对客户“呵护”有加,2019年上半年的生意几乎都是赊销,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超过了99%。不仅如此,该公司还曾经给客户做担保贷款,以供客户购买公司的产品,这一“买方信贷”模式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和问询。

上半年应收账款占比高达99%

迈得医疗成立于2003年3月10日,注册资本6270万元,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林军华。

资料显示,公司致力于为医用耗材生产企业提供智能制造相关的设备及系统,主要产品包括安全输注类、血液净化类两大类设备。安全输注类设备主要用于留置针、胰岛素针、采血针、导尿管、输液器、中心静脉导管等医用耗材的组装及检测等环节,血液净化类设备主要用于血液透析器及透析管路的组装等。

迈得医疗的血液净化类设备攻克了透析器全自动封装组装技术难题,打破进口垄断。据公司介绍,其为 三鑫医疗(300453.SZ)研制了第一台国产留置针全自动组装机和第一台国产透析器自动生产线,为泰尔茂研制了第一台SP导液导管(Y型)接头自动组装机和第一台国产化女用导尿管组装机,为江西洪达、山东威高(01066.HK)、 康德莱(603987.SH)等提供大部分输注类自动化组装设备。

据迈得医疗介绍,公司与江西洪达、山东威高、三鑫医疗等深度合作客户已合作了十余载。行业内主要企业则包括Kahle Automation S.r.l.(意大利Kahle)、ATS Automation Tooling Systems Inc.(加拿大ATS)等国外企业以及烟台凯博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迈得医疗营业收入分别为1.39亿元、1.73亿元、2.15亿元、7946.81万元,归母净利润规模分别为2339.69万元、5584.04万元、5601.01万元、1564.35万元。

来源:说明书

需要指出的是,迈得医疗收入较为集中,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5.62%、56.25%、67.38%、64.68%,主要包括江西洪达、三鑫医疗、山东威高、康德莱等行业内知名厂商。

公司称,短期内,受自身资金实力和发展历史的限制,公司的大部分产能被用于满足该等客户的订单需求,来自主要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预期仍会较高。若公司因产品和服务质量不符合主要客户要求导致双方合作关系发生重大不利变化,或主要客户未来因经营状况恶化导致对公司的直接订单需求大幅下滑,将可能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不但客户销售收入较为集中,而且客户的应收账款额度,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也高得令人咋舌。数据显示,迈得医疗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8041.38万元、6080.63万元、7238.6万元和7032.81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58.46%、33.44%、31.09%、38.48%,占对应的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4.39%、40.96%、37.78%、99.25%。

2019年上半年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高达99.25%是什么概念?相当于截至上半年末,公司向客户赊账额等于上半年营收。这其中,三鑫医疗、山东威高等前五客户的应收账款,就占到了总应收账款的65.98%,重要客户的应收账款占比数据在多年里也始终保持着高位。

迈得医疗虽然解释称,总体来看,公司主要客户均为医用耗材领域领先的厂商,与公司均有长期合作关系,信用较高,应收账款回款不存在重大风险,但投资者不得不警惕其中风险。

来源:说明书

曾为客户贷款提供担保

不仅仅是大方赊账,迈得医疗还一度给客户的借款提供了担保。

据悉,上海宝舜和江苏吉春分别于2014年和2016年向迈得医疗采购了156万元和1800万元的设备,前两者希望借助银行贷款支付部分设备款,既能保证设备投入又能节约流动资金。但在它们向银行申请贷款过程中,银行提出了需要第三方提供担保的要求,因而上海宝舜和江苏吉春与迈得医疗协商,希望迈得医疗提供担保。

据迈得医疗描述,公司随即向两客户所在区域同行业企业了解了上海宝舜和江苏吉春的业务情况和发展前景,以及对上海宝舜、江苏吉春及其法定代表人进行了征信调查之后,认为风险可控,同意了给这两个客户的设备贷款提供担保。

其中,2014年10月,上海宝舜与公司签订了《设备销售合同》。2015年4月,公司为上海宝舜的借款提供担保。2017年11月,上海宝舜偿还了全部的借款,担保义务解除。

另一个江苏吉春,则是在2016年3月和4月与迈得医疗签订了《设备销售合同》。2016年10月和12月,公司为其提供了担保。2017年12月,江苏吉春偿还了全部借款,解除借款合同,公司担保义务解除。

按照迈得医疗的说法,在偿还借款前,公司曾找到上海宝舜和江苏吉春了解,两者购买的设备已经产生了经济效应,两客户的现金流量状况也良好,同时也考虑将继续与公司合作购买医用耗材智能装备,提前还款还有助于减少财务费用,于是偿还借款也就顺理成章。

来源:问询函回复

这一事件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特别强调迈得医疗需要发布“不再发生类似对外担保的相关声明”。对此,在问询回复中,迈得医疗还披露其出具的《声明》内容:“为完善公司内部控制,降低经营风险,在维持与客户良好合作关系的前提下,公司承诺未来将不再为客户提供担保。”

报告期内的两起诉讼

无论迈得医疗如何“呵护”客户,诉讼还是不得以在报告期内发生了。

扬州金利源医疗器械厂(下称“金利源”)曾从迈得医疗购得价值80万元的注射针自动组装机1台用于生产。2015年6月9日,金利源声称该台设备因线路产生电火花引起燃烧,并殃及整个车间。2015年8月19日起,金利源请求法院判决公司退还注射针自动组装机价格80万元,并赔偿各项损失共计96.1744万元,这之后诉讼内容又有数次变动。

截至迈得医疗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已支付金利源16.46万元赔偿款及案件受理费用1.43万元。目前,上述设备已经维修完毕并由金利源正常使用,公司已根据维修设备所需的材料、人工确认相应的维修费用,但仍然有相关诉讼事项还在庭审阶段。迈得医疗认为自己已履行相关维修和赔偿义务,再次赔偿的可能性较小。

除了上述产品质量诉讼之外,还有一起关于商业秘密的诉讼。

据悉,迈得医疗于2007年初开始自主研发三通滴斗乳胶帽自动组装机(下称三通机),并于同期开始申请相关的自主知识产权保护,且于2009年初开始批量生产、销售,同时公司通过制定保密制度并与员工签订保密协议等形式,对自有技术秘密进行保护。

2009年6月至2010年6月期间,张义辉在迈得医疗处任职,负责公司研发工作,并与公司签订了保密协议。2008年至2011年1月期间,张秋泉在迈得医疗处任职,负责公司产品的售后服务,并与公司签订了保密协议。张义辉与张秋泉在迈得医疗处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秘密窃取了迈得医疗的“三通机”相关技术图纸资料、信息并据为己有。

2010年10月,张义辉与其妻子杨慧共同出资设立东莞市福丰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自动化设备的生产、销售,其中张义辉负责技术开发,杨慧负责财务和销售。2011年初张秋泉从迈得医疗处离职并受聘于东莞市福丰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负责设备的安装调试和售后服务等工作。2011年1月,张义辉利用从迈得医疗窃取的技术生产“福丰”牌三通机,并通过张秋泉的牵线介绍将该等产品销售至迈得医疗客户河南曙光健士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截至2013年10月31日,东莞市福丰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已生产并销售40台三通机。

迈得医疗称,公司在知悉技术失密事件后,立即采取法律手段以防止知识产权及商业秘密被进一步不法侵害的可能。后经有权司法机关判决,相关被告人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入刑。同时迈得医疗提起相应的民事诉讼要求侵权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目前相关侵权人已停止侵权行为,不再生产同类型产品,该等侵权行为得以有效制止。

(责任编辑:韩艺嘉)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loopycube.com